山西新国改中的晋商银行:厚积薄发再踏新征程
2020-12-29

国企改革、金融改革“双轮驱动”

 

随着2020年收官在即,山西省委常委会于近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山西省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实施方案(2020-2022年)》,会议明确指出,要实施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切实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和抗风险能力,充分发挥国企在转型发展蹚新路中的引领作用,可以预见在经历“大开大合”的一年后,2021年的山西国资国企改革仍有望“精彩”频频。

 

回望自2017年便全面启动的这一轮国资国企改革,从山西国资运营公司组建到省属重点国企专业化重组的全面“破局”,尤其今年以来,在山西省委省政府的统筹领导下,山西国资运营公司着手实施包括晋能控股集团组建等在内的一系列重大改革重组,推动国资国企改革实现重大突破、根本突破,“拆分重组”后的省属国企劲旅市场影响力、竞争力和话语权显著增强,山西国企产业布局亦正从“一煤独大”向“八柱擎天”转变。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山西省属国企资产总额3.3万亿元,净资产8636.6亿元;1-9月实现利润132.5亿元,上交税费616.9亿元,完成增加值1804.3亿元;主要指标降幅已连续4个月收窄,特别是9月当月实现利润40.3亿元,同比增长13.7%,今年以来首次实现月度利润正增长,并创下单月历史新高,山西省属国企发展势头可谓相当强劲。

 

当然,除了上述数据的亮眼表现之外,谈及具体积极影响不容忽视便是如今已成为山西国企改革的成功“样板”的汾酒集团:从2017年打响山西国企改革“第一枪”,到集团酒业资产整体上市,再到如今山西汾酒市值强势突破3000亿元大关,“汾老大”强势开启复兴之路,而这亦只是受益山西国企改革而“大放异彩”的一个缩影。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刀阔斧”前后四年进行新一轮国改的同时,山西还有一项重磅改革——金融改革,与其相伴而行甚至历时更长。

 

早在2015年,为整合全省优质金融资源,山西省政府重磅决定以山西国信集团为基础,组建成立新的省属金控平台——山西金控集团,这也是山西省首家注册资本突破百亿的金融机构,此举直指加快推动全省金融产业快速发展。

 

作为山西省倾力打造的金融航母,山西金控集团随后便开启了大规模的省属金融资产重组整合,先后通过股权划转以及新设组建,截至2016年末便初步完成晋商银行、山西证券、山西信托等在内主要省属金融资产的整合,至此山西金控集团作为全牌照地方金控平台框架基本成型,而彼时亦正处于山西新一轮国企改革全面启动的前夕。

 

一切看似巧合,实则并非偶然。关于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王一新副省长在2020年11月召开的省属国企和金融机构负责人专题会议曾有过论述,“金融的天职是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机构与实体经济唇齿相依,是鱼和水、毛与皮的关系”。所以在当时全省面临经济整体下行和省内企业资金紧张的窘境下,山西省委省政府适时启动金融改革,无疑是希望通过产融结合,更好发挥发挥好地方金融对国资国企改革的支撑作用。

 

金改中的晋商银行再踏新征程

 

伴随着新一轮国企改革全面拉开大幕,山西金融改革亦有条不紊地持续推进,包括背负支持山西转型发展使命的太行基金成立启动、中煤保险增资扩股完成以及国信集团合并重组事宜完成等重要“动作”,当然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当属晋商银行成功赴港上市。

 

作为山西规模最大城商行和唯一一家省级城商行,晋商银行在几经坎坷之后,上市工作于2017年获得突破性进展,成功引进央企华能资本成为公司重要战略股东,并于2018年宣布拟赴港上市。之后晋商银行IPO工作明显加快,从2019年2月向港交所递交IPO材料到2019年7月正式挂牌上市,前后用了不到5个月时间,可谓“神速”,成为山西省本土首家上市银行,填补了山西上市银行的空白,也开启了公司发展新征程。

 

晋商银行上市以来的这一年多时间,山西银行业尤其本地银行过得并不平静,甚至算得上“多事之秋”,但作为“老大哥”的晋商银行却通过苦练“内功”,蓄强谋势、厚积薄发,推动全行从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在助力全省经济转型发展、助推实体经济、发展普惠金融、支持民营企业、扶持小微企业等工作中真正发挥了“压舱石”作用,经营质量居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前列,整体发展可谓稳中有进。

 

2020年作为晋商银行高质量发展的开局之年,经营数据加速向好:晋商银行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晋商银行资产总额为2696.99亿元,营业收入为35.83亿元,较2020年半年报公布的26.01亿营业收入,增加了37.75%;利润总额为13.39亿元,净利润为13.23亿元,较2020年半年报公布的7.75亿元净利润,增加了70.7%。

 

同时,在2020年7月英国《银行家》杂志发布的“2020年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晋商银行综合排名第378位,较2019年提升43个位次。在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银行100强”中排名第68位,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上调晋商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颇为引人关注,由于受到河南永煤债券违约事件影响,山西省遭遇债券发行阶段性困难之时,由晋商银行牵头承销的5亿元山西路桥超短期融资券项目成功于2020年12月11日完成簿记,这一“破冰”之举打破已“沉寂”一月有余的山西债市。

 

2021年将至,回望过去四年的改革时光,山西国有企业和银行业发展面貌均成功度过了2016年艰难时刻实现“涅槃”,如今山西国企改革将再踏新征程,而包括山西银行组建等多个重磅金融改革亦将迎来“收官”时刻,至于谁将担纲起“为全省转型发展蹚新路提供有力金融支撑”的重任?山西金控集团、晋商银行在内的省属金融机构无疑将被给予厚望,尤其作为山西本土银行业“老大哥”的晋商银行,能否适应“新角色”继续乘势而上值得期待。